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仙炼记 第五十一章 找不到

发布时间:2019-09-24 13:45:56

仙炼记 第五十一章 找不到

石阔山安排完毕,又对其余人说道:“剩下的人,都跟上我,咱们到内门去走一遭,看看那个小辈,还在不在那里。若是他还在那里,哼哼……我定要为我儿讨回公道。”

当下,石阔山率领五子六子,另有七名弟子,在了尘引路之下,一起朝内门而去寻找聂飞。

……

此时的百炼门内门,聂飞院落所处的一块区域,此时还处于一片平静之中。各门各丹师的弟子,仍如往常一样奔走忙碌,如同一群群伺候蜂后的蜜蜂一样。

修仙界中,其实不止是修仙界中,哪个世界都是如此,只要将人分出层次,便会有处于底层的人。谁也不想处于底层,可是,谁叫自己的实力不如别人,那便要甘愿如此。

为了使自己不处于底层,每个人都拼着命地想要成功,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终于有一天能够站在顶点上。不能不说,也有成功者,但这种毕竟只是极少数,大多数的人,都是永久地处于底层,任人鱼肉,直至生命结束。而且,他们致死也不明白

仙炼记  第五十一章 找不到

,为何会一辈子处于底层。

此处内门的平静,很快便被十几个突然而至的强大灵气波动所打破。

每个人都抬起头来,去看那灵气波动之处,只见天空中忽然飘下十几条身影,每个人都一付气势汹汹地模样。那些底层的弟子们,对于危险是最敏感的,他们连忙远远地躲开,避免无端地送掉性命。

“是岩峰冈的人。看见那为首的人没有,那正是岩峰冈的宗主石阔山。”

众人小声地议论着。一听说是岩峰冈的人,众人更加不敢靠近了,甚至连看热闹的心思都没有了。岩峰冈一向蛮不讲理,而且专横霸道,看谁不顺眼,眨眼间便取了人家的性命,正是岩峰冈常干的事。

一行人在了尘的带领下,直接杀到了聂飞院落处。“院中的小辈,你给我滚出来。”石阔山怒吼一声。这声音响亮非常,登时,满山遍野,不住地回响着“滚出来……滚出来……”的怒吼声,即使是聂飞的耳朵聋了,也一定会听见这声音。

可是,许久过去,院子当中,并无任何动静。“哼哼……小辈,你以为躲在里面便没有事了吗?”石阔山手一挥,一股磅礴灵气涌出。他是筑基圆满的修为,只差一步便是金丹期,这一挥手,那是何等的威力。院门位置,登时被轰出一个五丈多宽的缺口,连两边的院墙也坍塌了不少。

几名弟子一起闯了进去,过不多时,几人一起出来,“师父,没人。”

“哼,这小辈定是躲到了离天谷杨天举那里去了。好,咱们这就攻陷离天谷,将这小辈揪出来。”说罢,石阔山袍袖一甩,带领众人,直向离天谷的方向飞去。

……

聂飞来到离天谷,见到杨天举以后,便将事情的前后经过,对杨天举通说了一遍。

杨天举一听,便知道那位公子,肯定就是石阔山的小儿子石瑛,那小子的口碑,在外门里基本上都传开了,整天最爱干的事,便是到各处去显摆身份。再加聂飞对那公子的外貌描述,杨天举更加肯定,那位公子一定是石瑛。

杨天举说道:“贤弟,你这次可是捅了大篓子,那石阔山最宠溺的,便是这个幼子,别说你伤了他,就算碰掉他一根寒毛,石阔山也不会答应的。”

聂飞沉吟了片刻,问道:“石阔山是什么修为?”

“和为兄一样,是筑基圆满。不过,因为他修炼的是死土功法,若是真正斗起来,为兄略逊一筹。”

“筑基圆满……”聂飞心中暗想:“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即便冰魄变再厉害,还是斗他不过,怎地也要到筑基期再说。”想到此处,聂飞说道:“大哥,我想立刻闭关,冲击筑基期,不知行吗?”

杨天举可不知道聂飞冲击筑基期,其实要不了多长时间。在他印象当中,聂飞筑基七层的修为,就算有血茯苓相助,修炼到筑基期,起码也要五年以上的时间。因此,杨天举沉声说道:“好,此时正是避一避锋芒的时候。贤弟放心,我那处洞府极其隐蔽,外人根本发现不了。”

“我走后,不知那石阔山,会不会为难大哥?”

杨天举苦笑一下,“那是一定的了。不过,这倒不是全为贤弟你的事,就算没有这件事,那石阔山,也早想对我动手了,这次的事,只是将他的计划提前罢了。”

“大哥,小弟也有过听闻,据说那石阔山势力庞大,远在大哥的离天谷之上。他这次如果对付大哥,大哥能捱得过去吗?”

杨天举微微一笑道:“这点贤弟放心,我既知石阔山的为人,怎会不早作防范?虽说石阔山实力雄厚,可就算他倾整个岩峰冈的实力,也灭不了为兄离天谷,为兄自保的能力,还是有一些的。可是……”杨天举说到此处,微微顿了一下,“可是为兄自保的手段,只能够维持几年。几年之后,谁知道又是个什么情况。”

聂飞道:“这就够了。”接着,聂飞有对杨天举说道:“大哥,小弟奉劝你一句话,在小弟回来之前,千万不可冲动,能忍则忍。一切,等小弟回来再说。”

杨天举苦笑了一下,点头道:“好吧。”心中却想:等你回来?恐怕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

杨天举说着站起身来,“事不宜迟,贤弟,为兄这就带你去洞府。”

……

正在两人要走之时,杨天举的大弟子柳溪闯了进来。柳溪的神情,显得很是慌张,闯进来时,竟不小心一脚将一只宠物灵兽踢死。杨天举就从未见过,一向沉稳的大弟子,这么慌乱过。杨天举当时就是心中一震,他知道,大弟子如此表现,那意味着事情一定不妙。

果然,柳溪进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师父,我离天谷这次要完了。”

杨天举冷哼一声:“柳溪,你身为大弟子,遇事如此不沉稳,还如何作为众人表率。有什么事慢慢说。”

朝阳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六盘水白斑疯医院
新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济南血管瘤医院来院路线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