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异界之魔兽再起第三百零一章最后的祷告

发布时间:2020-01-21 12:02:24

异界之魔兽再起 第三百零一章 最后的祷告

“黑堡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们怀疑他们来自异次元!”杜克一脸平静的说着。

而在陈乐的脸上却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异次元!你们有没有其他的证据?”陈乐听到自己有机会回家了,他顿时就高兴起来。

“是的,我们曾经抓获过一个黑堡的组织者级别的人物,他有着青蛙一样的身体,但是他却是直立行走的。而且我们仔细分析过他的武器,然后我们的工匠告诉我们,他的武器的材料的百分之八十他都没有见过。翻查书籍,还是有接近百分之六十的材料都不知道。”杜克无奈的说着。

“那么!现在那个家伙在那?”陈乐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见那个人了。

“死了,这个人是教廷去剿灭黑暗教廷的时候抓获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教廷的大军刚刚出发他就死了。而他的尸体则是被教皇亲自下令封印了起来,貌似是被封印在了异端裁判所的最里面。”杜克更加无奈的说着。

异端裁判所,整个光明教会最可怕的地方。

“好吧,我们先不谈论这些了。”随着最后一批士兵的转移,陈乐也停止了这个话题。

“我们现在还有大概五十名左右的士兵。塔里的士兵召集点我也撤消了,现在,我们就是要挖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洞。”陈乐苦笑着对着费滋说道。

“洞吗?要不要我用亡灵魔法去挖一个出来?”费滋是非常勤劳的,只要陈乐有需求而他能办到,那么他绝对抢先一步向陈乐提出自己的意愿。

“不不不不!费滋,你就呆在这里,只要在这里就行了。当我需要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招呼你的。”陈乐可不想打草惊蛇。

“只是可惜那个契布曼了,要是他不是艾凡的人该多好。”陈乐苦笑着说道。

“契布曼吗?就是那支队伍的最强的牧师?我貌似看见过他的身份记录,他是一个实习生,不过这个人非常的忠诚,只要他被排到哪个人哪里实习,那么他就会在实习期内对那个人尽忠。哪怕是教皇都没有办法命令他!”杜克想起这个人就不由的摇了摇头。

“也只是可惜了。”陈乐非常无情的说道,哪怕这个人曾经对他有大的帮助,但是敌对就是敌对,该下手的时候还是要下手。

“杜克,你说,他们会不会有什么办法抵抗这瘟疫?”陈乐笑着对着杜克说道。

“有!可以用光明魔法暂时压制一部分!但是呆久了还是要出事。”杜克无助的看着陈乐身旁闭着眼的费滋。在此刻,他突然加深了自己的圣级亡灵法师的印象。

“瘟疫准备的仓促了。如果我能够在这原本会爆发的瘟疫爆发的时候再来,那么我敢保证。方圆千里绝对别想有一个活物!”费滋非常自负的说着。

“然而,这些瘟疫还是有很多的缺点,其中最明显的缺点就是他失去了传染性。加强瘟疫的效果,但是也因此让他失去了传染性。不得不说,这有这样才会让瘟疫有这种效果。”费滋无奈的摇了摇头。

“刺激瘟疫来加强效果吗?费滋法师看起来对此深有研究啊。”杜克开始在自己的脑袋里回想这个名字叫做费滋的亡灵法师,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你是在想你到底在哪里见过我吗?”费滋一脸微笑的对着杜克说道。

看着自己的内心被费滋看穿,杜克只好苦笑着说道:“是的。我很好奇您的过去,按道理来说,想您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默默无名呢?”

费滋的脸色一冷。随后他似乎是相通了一些事情说道:“过去的我已经死了。我现在就是王上的一个卑微的奴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么我唯一还记得我的过去的就是一个名号:天灾使者!”

“天灾使者!”一听到这个名字,杜克和他身后的两兄弟不由得退了两步。

“被吓到了吗?也难怪,我过去的名字实在是太吓人了。”费滋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过去的名字还能吓到这些人,费滋,看不出来啊。”陈乐不由的开启了费滋的玩笑。

“抱歉,我伟大的王。我怎么可能会比您的名声还要大呢?”费滋谦卑的说着,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眼神里的那一分狂热。

“费滋!努力!以后的不死族还要依靠你了!”陈乐虽然觉得费滋现在的状况非常的奇怪,但是陈乐只要确定费滋的状态不是装的,那么这具体是怎么来的他都无所谓。

“不死族!”杜克似乎听到了什么更加了不得的东西。

“没关系!反正你暂时也接触不了这些东西。杜克,我期望你成长下去,只要你到了一个令我满意的地步。那么我就会给你一些你在光明教廷想都想不到的权力!”以神秘感加深手下员工的热情在配合一些胡萝卜,这就是对手下最高的诱惑。

“杜克,我给你一个任务,你去看一下艾凡他们怎么样了,顺带着,你可以给他适度透露一下我们现在的情况,当然是装的情况。我们待会会放一把火。具体什么理由就由着你编就行了。”陈乐突然想起自己有些事情要和费滋说,但是杜克显然不能听到,于是,陈乐就随便指派一个任务给他让他自己去。

“我知道了。”杜克和杜子杜冰三兄弟急忙逃离了这里,老实说,费滋曾经的凶名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他们和费滋站在一起都能感觉到费滋身上所散发出的那一种来自绝望的力量。

黄雾还在蔓延着,本来带着一些尸臭味道的黄雾在杜克的嗅觉里无疑比什么都要好。

“杜子,杜冰,你们感觉天灾使者怎么样?”杜克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老大,别提了!要是我知道这个家伙是领主大人的手下,那么打死我也不想和这个家伙见面。”杜子苦笑着,他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后背。随后,那湿漉漉的手感告诉他他的猜测没有错。

“老大,还记得原来我们刚刚和异端审判所合作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杜冰这个时候开始揭露黑历史了。

“哦!不!杜冰,别提这件事!让他被忘了吧!”杜克突然想起了黑历史,但是他明显不想让其他人说出。

“别啊,老大,我觉得杜子肯定很有兴趣的!”杜冰高兴的说道。

“杜冰!你再说!你如果说了,我保证我一定要把你吊在树上打!”杜克要疯了,他突然有了一种遇人不淑的感觉。

“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杜子开始疑惑了。

“哈哈哈!杜子,那个时候你正在修养!所以你当然不知道。”杜冰高兴的说道。

“噢噢噢噢!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当年我们刚刚讨伐完黑骑士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杜子恍然大悟。

“对!就是那个时候的事情!你是不知道啊,当时老大把黑骑士的脑袋交上去后那一张脸。我还记得原话是这样的:黑骑士就是一个垃圾!我怀疑那个所谓的天灾使者也差不多是我的战利品而已!”杜冰用着一种非常奇妙的声音说着。

“卧槽!杜冰你给我站住!”杜克忍不住了!

“哈哈哈!老大,你他么来抓我啊!”杜冰大笑着。

“老大!杜冰,我觉得我们的安静一会,别忘了领主大人给我们的任务!”杜子突然说出了一件令他们非常毛骨悚然的事情。

“要是因为我们而破坏到了领主大人的计划,你们猜猜我们三兄弟是什么下场?”杜子无力的说着。

“卧槽!杜可老大别玩了!”杜冰急忙吐槽到。

“我也不玩了,现在我说说我的计划,我装作过去要点食物,这样我才好接近他们。”杜克又要开始自己的演技生涯。

“好吧。”杜子和杜冰看到杜克打算这样,他们也没办法。

“你们俩给我藏好了,最后躺着藏。”杜克一脸正经的说道。

“好好好!你是老大,你是哥!”杜冰一脸无奈的样子吐槽这。

“等会回来再收拾你!”杜克恶狠狠的说道。

很快,杜克就到了艾凡他们的地盘,映入杜克眼睛的就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坑。但是这个坑就是一个半成品。

“杜克牧师,咳咳咳。”艾凡的声音听起来极度的虚弱。

“艾凡团长!等等!我来帮你一下!”杜克急忙跑了过去,并且他的手散发出了光明的力量。

“杜克牧师,谢谢你。”艾凡无力的说着。

“你们也没有幸免吗?”杜克无奈的说着。

“哎!我已经被感染了,但是我们的其他兄弟还没有,所以,我打算聚集所有的被感染的人挖坑,要不然这样我们所有人都得死。”艾凡一脸哀伤的说着,看得出来他非常的不甘心。

“艾凡团长,我相信在地下的兄弟一定能挺过的。”杜克一脸慈悲的说道。

“契布曼走了,麻烦艾凡牧师能不能帮他做最后的祷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深圳博爱医院梁俊
北京市门头沟区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安顺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
河源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长沙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