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始于冰与火之歌第七十八章琼斯与贵妇人的战

发布时间:2020-01-21 20:22:48

始于冰与火之歌 第七十八章 琼斯与贵妇人的战斗

如果琼斯觉得城堡的前庭脏乱的话,那他一定是没有来到外城。

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木屋、石头房子胡乱的排列在丘陵的西南面。

至于城市规划?不存在的。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也就是中间隐约有条主道,将外城分成两半。

而且走在这里,你还得小心,因为随时可能会有人会从二楼倒屎尿下来。

卫生管理?那是什么。

本来只能住八千人的外城,此时又挤进来入了附近村子,甚至更远处的战争难民,让这里的人口已经超过了一万。

乱的不能再乱。

小孩们光着脚到处跑,妓女们赤裸着上半身招揽客人。

路过的人看到妓女那里像水袋一般的乱晃,不由的咽了口口水,又摸了摸口袋里的铜板,只好不舍的走开。

如同与恋人分离一般。

不过,即使再饥渴的汉子也不敢犯浑,试图不付钱白嫖。

这里的妓女都是有人罩的。

听说,那是个手眼通天的黑暗面人物。

想到这里,他们抛开了对妓女的菲菲之想,加快了脚步,往圣堂走去。

听说高贵的爵士会在那里出现,宣布事情。

……

圣堂前的小广场,教士放下了钟锤。

他头发花白,穿着一袭白衣,面带微笑,犹如天父临尘。

几个骑士身穿明亮的铠甲,来回走动,向着小广场四周的围观群众说大声的喊道,

“明天钟响的时候,大家就在这里聚集,新的领主将会出现,举行荣耀的骑士效忠礼。”

看到平民们的兴致根本不高,骑士们将眉头皱的更深了。

大家都是讲面子,啊不,讲荣耀的人,你们一个个都面露菜色,愁眉苦脸的样子,领主大人看到,会作何感想?

终于,一位骑士想到了领主冷酷的脾气,咬了咬牙,高声的宣布道,“骑士效忠礼后我将收取一位骑士侍从,每个未成年的男孩都有机会。”

顿时,整个广场如炸开了一般,声势冲天。

即使他们很多人已经饿的开始抓老鼠、松鼠吃,但是一句‘骑士侍从’,就可以瞬间点燃所有人的希望。

平民涨红着脸,盘算着自己最后的财产,想着要奉献出多少给爵士大人,才能让他收下自己的孩子。

那不是仅仅改变个人,而是改变他们上下三代的巨大荣耀。

爵士看到平民的激情被点起,也长呼了一口气,如果领主大人交代的第一件事就办不好的话,那么他们就真的危险了。

“我们再分头通知一下其他消息通吧,务必要在明天,让所有的人都知道。”

“自然如此,第一件事一定要办的漂亮。”

……

“老哈利,记得把消息散给你的每一位客人。”

“记得,记得,大人,这是您的酒。”

“淹鱼,明天你们就不要打渔了,来圣堂,新的领主也来咧。”

“大人说的是。”

“管事,明天你和我一起把橡木的储存和工匠的情况禀报大人。他是新的领主,这些产业也理应是他的,你我一直都负责驻守这里,都搭配干了多少年了……就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一起干事。”

“这不应该是夫人的吗?”管事试探的问道。

“什么夫人!哪有什么夫人,夫人是领主的老婆,你再这样说,我可救不了你的命。”

“是是是,我知道了,只是工匠们都有点不安心吶。”

……

暗红的房间里,站了两个人,所谓的黑暗面大人物,此时像狗一般对着两人谄笑着。

“你看这样行不,就把这个消息散出去……就说黑骑士拿平民的性命威胁我们,我们为了守卫平民,不得不屈服于他的暴戾。”

“你和斯科特一样蠢吗,”另一个人说道,“那样不是明摆着说,我们中有人在搞他?”

“那又怎么样,难道他还敢把我们都杀了不成。”

“蠢才,你真有这样的想法,我就先杀了你,省得你坏了我们的事。”

“不就是比我先效忠了一天吗,你得意什么?”

“够了,难道你没看到他戒心很重吗?一来,仆人就全赶走了,城堡里我们的暗线一下被清个干净不说,他招人又紧随而至,让我们根本来不及安排,几十人一会就被他招满了,想插人都不行。”

“嘶……我还没注意到呢……那我们选择与他为敌真的明智吗?”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杀死一个战士,不仅可以在战场上,还可以在战场下。”

“奎穆,打探一下招进去的仆人有哪些。之后怎么做,就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知道,知道,”奎穆忙不迭的点头道。

“还有,之前让你散布的消息散出去了吗?”

“放心吧大人,早就开始了,”控制整个外城黑暗面的奎穆恭敬的回道,“我们新的领主大人每天都要为一个处子**,而且喜欢吃人肉,这些保证能把他的名声弄臭。”

“不够,还不够,再加一些……恩,就说他这个先民的后代,想恢复北方的旧俗,要在领地里行使‘初夜权’,践踏我们安达尔人的后代,这样一定能挑起平民对他的仇视,如果他出面解释的话,就说这是平民们抵抗才有的胜利。恩,还有……”

“睿智啊,大人。”奎穆谄媚的说着,却心想,“他妈的,怪不得这些人是骑士,还攀附上了贵族,我却只能当狗,真是黑。”

……

走过了长长的通廊,又穿过了两个圆形塔楼,来到的便是位于中央中庭的住宅楼。

一栋方形的碉楼连接在左边的城墙上,琼斯和贵妇人可以不用下城墙,就可以直接进入碉楼的四楼。

“伯爵的房间呢?”琼斯有些急躁的问道。

“快……了,就在顶楼六楼。”看着琼斯棱角分明的面庞和健硕的体型,拉文娜感觉自己在滴水,整个人都快要瘫下来了。

“快扑上来,就在台阶上,我要像狗一样的趴着,就在这里。”她心中大声的喊道。

不过她还是极力克制自己。

这一次她要做被动的那个,这样她才能在说话上占据主动。

又爬过了两层青石台阶,在昏暗的环境下,两人的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

推开厚重的橡木大门,琼斯咻的一下冲了进去。

“比我还急,”拉文娜夹了夹下体,满脸通红的想道,“快来吧,把我扔到床上,撕下我的长裙……”

可是黑骑士一进屋子,就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一下窜到厅房,又跑到卧室,最后是书房。

书架被他摇动的轰隆隆的响动。

“快点……你在干什么,难道是对我的衣服不满意吗?”拉文娜已经站立不稳,扶着墙想道,“对了,一定是找那种东西。”

“在……那里,”终于,拉文娜指着一个木箱说道,她被的声音颤抖无比,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琼斯有些疑惑,也有些感激的看了她一眼,从木架上,抬下了那个木箱。

轰的一声,木箱落在地上。

“手铐,脚链,绳子,眼罩……什么玩意,”琼斯终于不再保持贵族风度,大声吼道,

“钱呢!”

已经向黑骑士走近的拉文娜,停下来脚步,迷茫的问道,“什么……钱?”

“斯莫伍德伯爵的金龙呢?”

琼斯焦急的问道,他已经快穷的揭不开锅了,别看他和科本说的未来计划是多么的崇高美好。

要是找不到斯莫伍德伯爵的金龙,大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可能都要靠打猎为生。

所以由不得他不着急。

......

突然,琼斯想到了件不好的事情,脸色一变。

轰隆一声,他从背后取出被贵妇人还大的黑剑,插在青石地板上,火花飞溅。

“该不会是被你转移了吧,”琼斯冷冷的说道。

涉及到利益,贵族的礼仪算个屁。这个女人要是不识趣,敢打乱自己的计划,那就是他的敌人。

他的黛西还在等着自己娶她呢。

……

“翻脸”来的太突然,让拉文娜有些猝不及防,

“这他妈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盘锦市传染病医院怎么样
石家庄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广东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潍坊看癫痫病价格
秦皇岛市男科医院在哪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