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教我妖术的女孩第一百三十六章耳畔

发布时间:2020-01-21 23:04:44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一百三十六章 耳畔

“大叔你的意思是‘以毒攻毒’?”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因为我一想起之前在‘虫汤’里炼骨的经历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不仅仅因为恶心,而且,其中的毒虫所hifàng的毒液也着实对我的皮肤产生了一定的伤害,索性后来鼎内的其他虫的毒液将其中和了一下,最终才没有破坏我那白皙的皮肤。<-.

既然炼骨采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技巧,那么,这种类似的治疗方法,想必也有其影子所在吧!

“没错,小娃娃的病我试过很多种可以令人类醒来的药草,但是都不起作用,反而因为这些药物的使用,小娃娃的病情更加严重了,呼吸渐衰的她让我不得不铤而走险,采取以毒攻毒的治疗方式,或许可以缓解一下小娃娃当时的状况吧!”

邦姆摇了摇头,显然‘以毒攻毒’的治疗方式并不是他的首选,然而他已然是没有其他的治疗方法而行至穷途末路的境地了,才不得已为之,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他对‘以毒攻毒’的治疗方式显然不太满意,不过林子夜一直都醒不过来才是问题的关键,哪怕有那么一丁diǎn的bànfǎ,邦姆都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死马当作活马医也未尝不可。

“可咋整……林子夜醒不过来,我可咋整……”

听了邦姆的话,我将手指摆弄的卡巴卡巴直响,低着头,愈发沉闷地喃喃自语起来。

要知道,林子夜可是改变了我一生的妖,哪怕再怎么不称职,也算是我的师傅,看在她的到来给我的自身带来很多的好处且御萌合一的性格及美丽的外表的面子上,我着实替她担心了一把。

“当然,也不是没可能苏醒过来,説白了,这也是一个险招,尽管可能性只占三成左右,但还是要看她的运气了……”

邦姆叹了口气,独自坐在了沙发上。

我知道邦姆作为林子夜唯一的‘老乡’,在救治林子夜的问题上,已然是尽心尽力了,自然,即便是邦姆什么都没做,林子夜恐怕也醒不过来,在zhègè地球上,我能仰仗也只能仰仗的妖便是邦姆了。

我离开了林子夜躺的那张床,在其旁边来回地踱步,焦急不已的我一反常态,双手互相挫来挫去,不到两分钟,邦姆恼了。

“哎!我説小弋你能不能行?能不能别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了?搞的我zhègè老人家都烦躁起来了!真不像话!”

説着,邦姆拍了一下桌子,示意我他正在气头上,千万别做什么出格的事惹到他。

此时的我见到邦姆的作为,很是想过去揍他一顿,但是kǎlu到他是个老人家的yuángu(实力比我强劲的yuángu),算了,还是不跟他一般见识罢了。

“大叔,我能不着急么?子夜好歹是我师父啊,她醒不了,我怎么办,难道就让我的修妖之路就此了断?”

我想,修妖这条路,我走不走当然是无所谓了,但你让读者怎么办?亲爱的读者是要看着我修妖一步一步走上强者之路的,岂能是你中途説断就断的?

“我这也不是尽力了么,你还想让老人家我怎么办,虽然我年纪比较大,见识也比较多,但小娃娃的病实在是前所未见啊,要知道我们妖是不会轻易得病的,一旦得了病,都是要命的病,小娃娃可能是有了某种疾病了吧!”

邦姆苦口婆心劝慰我説道。

哎?邦姆説的也是,我在这里干着急也不是个事儿,确实,以自己现在的智商和知识面是想不出任何解决问题的bànfǎ来的。

你説林子夜怎么那么‘幸运’,在这种时候得了病,不是在故乡的话,一旦得病,地球上能救你的丹药可是还没有生产出来的呢!

我抓耳挠腮之间,蓦地,抛下了一句话:“邦姆大叔,让我住下来吧……”

我想,虽然我没bànfǎ让林子夜苏醒过来,但至少在zhègè关键的时候,有我陪在她的身旁,或许会好一些吧。

因为有些植物人都是亲人在旁边声泪俱下地讲述过往的故事,才让他们逐渐在黑暗中脱离出来,重见光明的。

虽然林子夜的情况比较特殊,和植物人不同,她是植物妖,而且,我也不是她所谓的亲人,和邦姆比较起来的话,邦姆则更像是林子夜的亲人了。

不过我还是恬不知耻地想要留下来只望能亲眼见证林子夜走出黑暗深渊的那一刻,虽然我们没有比较惊天动地的故事,可在林子夜来到地球上,接触过的人最多的也不过是我了,所以我感觉对bāngzhu林子夜转醒的话还是有一diǎn作用的。

“留……留下来?”

邦姆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摇了摇头责问道:“负担小娃娃我已经差diǎn承受不起了,再加上个你,我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啊咧?不勒个是吧?加个人就倾家荡产了?你到底是有多脆弱啊!

话説,你可是在地球上活了千年的妖了,就算没心思去赚钱,起码在朋友来了的情况下能全全负责朋友的生活起居吧!

话説,那可是一千年,不是一千秒啊,你可想好,大把的时间足够你赚钱了啊!

不过我抬头看了看这间小卖店,我都没心思再去想邦姆所説的话的真实性了,看来他真的……荒废了一千年啊!

难道钱真的不能勾起他的兴趣?他到底想要什么啊!

“不是吧大叔,这么困难?”我调侃道。

邦姆似乎有难言之隐,那种欲言又止的神态在他的脸上展露无遗。

正待他要説什么的时候,我抢先説道:“不行就算了,我要带子夜回家去!”

“哎……别,你知道小娃娃现在什么情况么你就带她走?”邦姆气急败坏的阻止了我的‘想法’。

“反正她一时半会儿还醒不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带她走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我説道。

事实上这些话是我临时想出来的可以让我留下来的説辞,因为即便是我带她走也是无用,留在邦姆这里那是最好的选择了,但我不想……我是説,万一林子夜醒不过来的话,可能这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了,所以,我必须要留下才行。

“留下吧,留下吧……哎,真是……不过,我只管你的住宿,吃饭你自己去外面,店里没有能让你吃的东西了!”

邦姆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不过还是抠门的要紧,算了,能改变邦姆的决定,留下来就已经不错了,还奢求什么呢?

在接下来的几天,我除了吃饭,上厕所,以及每天四个小时的冥想时间之外,我都寸步不离地守候在林子夜的身旁,眼巴巴地看着她,观察她的身体有没有一diǎn转醒的迹象,观察她手,或者脚是不是有那么一丝的动弹。

邦姆有事出去的时候,我会对她説一些悄悄话,虽然不知道她能不能因此而转醒,但还是説了。

子夜啊,你可长diǎn心吧……你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过的么,没有你的存在,生活宛如一潭死水,连一个泡都没有冒起来的可能,总是感觉生活了无希望。就像那次在和一个异能者战斗的时候,胸口裂出一个大口子,差diǎn就死了,不过那时候我想到了你,因为我还想要再见你一面,再见到你活奔乱跳的一面,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吞下了那瓶那次我们一块带回来的魔药,説也奇怪,那药果然神力大发,让我的伤口急速愈合起来,转而救了我一命,我想,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一死也就瞑目了,哦,对了,还有坐火车的事儿,我这不是怕来来麻烦么(车票钱太特么贵了),而且耗时又长,所以啊,我便许下了一个承诺,説,在你醒来之前,我要学会飞行之术,功夫不负有心人,好在我天资聪颖,这种小儿科,都不用你教,我一下就学会了,可是,你还没醒来,我的飞行之术练得再熟练也不能于你比翼齐飞了。得,我估计你也不喜欢听我説的这些话,但是有件事你可别忘了,你还肩负着拯救你们新妖界的使命,这才是重中之重,所以,你必须要马上醒来才是,听见没?小心我抽你……

也许之所以和林子夜説这么多的话,是因为我太想念她了(拖字数),也许是内心真正的期盼(拖字数),总之,这些话即便是这时不説,以后也是要説的,当然,不会当着她的面説,会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説,这,是我的性格。

邦姆见我这么尽心尽力地守护者林子夜,不禁叹了一句:“小娃娃你看在小弋这么希望你醒过来的情分上,就醒过来吧!”

可叹气归叹气,林子夜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相反的,我观察她的呼吸越来越比这次我来的时候要强烈的多,而且,每次尤其是到了夜晚,她的呼吸声足以让我不能全神贯注地进入冥想世界,于是,我愈发地担心起来……

然而,等林子夜昏迷的事件有转机,便是到了七天后的中午了……

武威市凉州医院预约挂号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怎么样
福建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珠海专门治妇科医院
乌鲁木齐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