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武逆焚天 第五百七十二章 抵挡不住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3:58

武逆焚天 第五百七十二章 抵挡不住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傀襄极为神勇的将成家的七名武者给扫了开来

武逆焚天  第五百七十二章 抵挡不住

其中四人的武器把持不住被直接击飞,两人手中的长剑被瞬间直接崩断,只有一人勉强把持住了手中的长枪,可他的双手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兀自看着自己的双手在发呆。

在他们身后的五名成家武者,本来还气势汹汹的想要上来帮手,可是当看到前方七人这副惨样,那里还敢上来逞凶。

成天豪原本擎着yy笑容的脸一下子就凝固了下来,他其实是所有人心中的写照。傀灵门武者虽然也知道左风的大概实力,但方才短暂的交手,大家也都没有看出傀襄的实力究竟如何。

这一次出手却是让打家知道了傀襄的力量有多恐怖,能够在一击之中将七名淬筋期前后的武者打的如此狼狈,他们哪里还不知晓傀襄力量的恐怖。

傀襄用余光斜瞥了那呆立在原地的几名成家武者,冷笑着说道:“刚刚我的话说的很明白,若是你们再敢c手到我们的战斗中,那就休怪我先将你们除掉再和这小子慢慢算账。”

成家那一群武者表情变得极为难看,他们气势汹汹而来,结果此时却闹了个灰头土脸。现在若是直接退走,恐怕成家也要跟着颜面扫地,一时之间陷入到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成天豪是此刻成家主事之人,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立刻高声说道:“少门主既然有此要求,我们自然会尊重。刚刚是手下们太过心急了些,还请少门主不要介意。”

说着成天豪便挥手打出了一个手势,众多成家武者都如获天恩,慌忙的向后退去再不敢留在原处。刚才那一剑之威,恐怕比起淬筋后期武者也不逞多让,他们哪里真的敢与傀襄为敌,现在自然乐得让两人继续比拼下去。

包括成天豪在内,所有的人此刻看向傀襄的目光之中,不自禁的流露出了忌惮之意。同时他们对于能够抵挡傀襄连续三击的左风,也同样感到有些畏惧。

若果左风刚刚真的全力突围,他们这些人现在也没有把握能够将左风留下。而且即使最后能够将左风击毙,恐怕他们这里能够活下来一半人都算是幸运的了,活捉那就是想都不用想的问题了。

傀灵门一群人此刻当然是另一番光景,自己的少门主大显神威,一举将七名淬筋期前后的武者*退,看那样子七人之中还有几个伤者。如此令人咂舌的战绩,怎能不让他们兴奋不已。

只有傀荣此时表情有些奇怪,他原本看到傀襄力压左风,心中也是感到兴奋不已。可是现在见到傀襄甚为大显,他却反而露出了凝重之色。

面对傀襄这狂猛的一击,左风先是同众人一样震惊,但随后就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恰在此时傀襄与成家众人说话,他也赶忙利用这段时间仔细思索起来。

之前他见到了傀襄用重剑劈砍自己的情景,而且第一次他清楚的看到重剑表面异乎寻常的坚韧,在和自己的囚锁硬碰之下竟然没有任何变形和损坏。

然而第二次碰撞的时候,那重剑就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不过当时火焰从重剑上的锯齿冒出,让他不敢仔细观瞧,只能勉强将火焰躲避开去。第三次碰撞大同小异,不过因为傀襄这一次主要是从他一旁穿过,所以火焰的强度也很一般,让他更加跟定了自己不是错觉,那重剑竟然真的能够突然变得极为柔软。

随后,傀襄故意震慑众多成家之人,表面上看当然是不喜这些人来打扰他们之间的单独交战,望深一层想,就是要让成家不敢打左风身上物品的主意。

他这一展身手,却让左风在旁边瞧了一个清楚。那重剑在扫过成家一群人的时候,果然变得极为坚韧,就好像第一次和自己交手时一样。

虽然眼前的情况很诡异,但是左风明白炼器一道高深莫测,傀襄手中的重剑必然有其独到之处。虽然不明白为何会忽软忽硬,但是他却能够肯定自己这几次看到的情景不是眼花。

傀襄解决了成家的麻烦,再次转过身来看向左风,虽然此时他的脸上擎着微微笑意,可是双目之中却是渐渐冰冷下来。

长长呼出一口气,左风知道此刻除了应战外别无他法。好在傀襄不清楚,左风的功法极为特殊,不仅能够快速的恢复灵力,同时还能够缓慢的自愈身体受伤的经脉。

这是左风不为人知的隐秘之一,他将傀襄造成的伤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表面上还撞出一副重伤未愈的模样。

并不打算多废话,傀襄等待这个时候对于他来说已经“太久太久”了。手中重剑在身前画出一个半弧形,身子同时微微前倾,猛的纵身一跃就暴冲而来。

左风眉头皱起向后微微退了半步,傀灵门之人以为左风胆怯纷纷给傀襄呐喊叫好。他们并不知道,傀襄动用这重剑的时候,是有些违反自然规律的。

一般情况下武者蓄力的越久,攻击力也会随之增加。所以一般应对重手法的攻击时,强先发动攻击是最好的办法。可傀襄却不同,他几乎不用蓄力,就可达到r体力量的极限,这种诡异的能力也是左风首次见到。

正是因为如此,左风不选择主动抢攻,因为他现在更需要的是观察傀襄动用重剑时候的细微变化。所以他在微微退后的过程中,仔细观察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傀襄根本就不理会左风是退是近,长剑缓缓斜举起来,脚步却是飞快的欺身而来。早就领略了对方出手特别的左风,此时已经不敢有任何的马虎,对方的长剑有可能从任何角度毫不留情的向自己砍来。

左风顺手交叉与胸前,准备应对任何位置劈砍过来的重剑。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傀襄竟然长剑猛然向前斜指,接着如长枪般向着左风喉部刺了过来。

左风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有此一招,但是仓促之间仍然用手臂上的囚锁格挡在重剑的尖部。接着运劲将重剑向斜上方挑开,这一剑也算是侃侃的躲了过去。

可是接下来的变化却是左风始料未及的一幕,重剑被囚锁格了开去,接着重剑贴着囚锁向前继续刺去。那一派锯齿状的锋刃却是切割到了囚锁的表面,本来囚锁的坚韧程度,丝毫不惧怕那锯齿的切割,可是却没有想到锯齿上面竟然冒出了汹涌的火光。

这一番变故是在太过突然,左风原本以为只有在对方全力劈砍的时候才能够激发火焰。没曾想,这锯齿状的锋口竟然只是和囚锁剧烈摩擦,同样也能够产生火焰。

而此时他也明白了火焰从何处而来,就是在每一根细小的锯齿顶端,都有一处微不可查的小孔,那火焰正是由这些小孔之内喷涌而出的。之前只有一两处小孔喷出火焰,可是这一次却是七八根锯齿同时喷火,那情景还真的是非常壮观。

左风也是被搞得狼狈非常,锯齿中的火焰在其手臂上喷涌而出。左风却不敢将手臂收回,若是将手臂撤回,那重剑会立刻砍在在自己的头顶,所以他只能勉强将身体和头部挪开,手臂却只能够在火焰之中炙烤。

如果换了一般人,此时就算不被炙热的火焰烤死,恐怕也会被直接退掉一层皮。好在左风拥有念力,而且他对于念力控火也有着一些认识。所以凶猛的火焰在靠近他身体的同时,就被其给向外推挤开去。

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些看似灼烧在左风身体上的火焰,实际上都像溪水划过岩石般分了开去。可即使左风能够将火焰给推挤开,那灼热的高温却是他无法完全隔绝开来的。

只是一瞬间他手臂上的衣衫就化为了粉末,而原本白皙的手臂,此时也变成了紫红之色。虽然没有性命之忧,但这伤也绝对不轻。

随着重剑的过去,傀襄却是跟着靠近了过来。左风现在极为冷静,时刻观察着傀襄的变化。傀襄脚下步伐不停的向前而去,左风已经侧身让了开去,此时那重剑也不可能再有其他变化。

左风已经想好,只要躲开了这一击,就立刻与这傀襄拉开距离,不让对方有机可乘,自己也好再次找寻机会强会主动。

可是就在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傀襄那原本空荡荡的衣袖就动了起来。那并非是随着他身体移动时的摆动,而是好像袖子里面出现了什么在其中一般。

左风暗呼“不好”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抬了起来。

下一刻,傀襄那原本空荡荡的袖子中,忽然一只拳头神了出来狠狠的朝着左风小腹打来。若是让这一拳击中,恐怕左风的纳海也将彻底报废,到时候就算不死,修为也将被彻底废掉。

危机关头,左风扭动身体尽量错开要害,同时手臂挡在了对方的拳头前方。

“咔嚓”

一声骨头折断的声音响起,左风那条左手的前臂已经被对方硬生生的打折。

济南糖尿病医院医保医院吗
济南糖尿病医院如何乘车
济南糖尿病医院来院路线
济南糖尿病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济南糖尿病医院费用高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